返回目录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

代嫁升级手册 第14章玄纱裙

何昭昭醒来之后,枕侧被冷,早没有崇帝身影。

她朝外唤一声,风微挑帘进来,笑吟吟地恭贺她:“恭喜主子终于承宠了。”

哼。何昭昭瘪着嘴,哪里就算恭喜了,昨夜崇帝折腾了她良久,如今仍难受得紧。

“陛下上朝去了?”这话算是明知故问。

“嗯,陛下起来时,不让奴婢们惊扰主子,是说让您好好休息。”风微将床榻两侧的帷幕挽起,便有意将她拉坐起身。

昨晚内室闹得厉害的时候,她们那几个宫娥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心里也羞,却为她们主子高兴。让陛下高兴了她们才有更好的日子过,因而静静垂立在室外候命。

何昭昭借着风微的助力用手撑着床褥坐起,身上无一处不酸软无力,尤其是两条玉腿内侧,因长时间分开而隐隐发疼,下身的蜜穴还悄悄流淌着昨夜不曾清理的液体,不知是精华还是她的花液,又大约混杂在一起,顺着穴口淌湿了身下的褥子,真是太羞人了。

风微瞧见她脖子上、胸前皆是微红的印记,又联想昨日崇帝的生猛,主动道:“热水已备好,主子不妨先去沐浴缓一缓,奴婢帮您舒缓舒缓。”

何昭昭点点头,随意披了件单薄的外衫,里边一丝未着,由着风微搀扶她去盥洗室沐浴。风微这才发现岂止是颈边胸口,丰实的臀肉,细嫩的大腿,在这些隐秘又令人遐想的地方就没被崇帝轻饶过,真是狠啊,又可见崇帝确实喜爱何昭昭。

风微还眼尖的看见她腿间滑下乳白的浊液,有些甚至沾染在乌黑的密林上,淫靡而香艳。而她身下的床褥明晃晃可见如花瓣大小的落红,十分惹眼。

何昭昭一踏入浴桶,紧绷的精神全都放松下来,唯剩下心满意足的叹息。

风微安顿好何昭昭入浴后,笑着低声吩咐其他小宫娥把沾了落红的褥子拿去换洗,小宫娥脸也有些红,只低着头称诺。

何昭昭泡在浴汤里思绪飘远,莹白的脖颈在温水的浸泡中更为白皙,微微透着嫩红,也愈发衬托崇帝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如何的香艳。

风微绕至她身后为她捏肩揉手,何昭昭本就受不得力,风微没使劲儿,却也让她觉得有些酸痛,但酸痛之余又觉身体松懈下来,便小声的哼哼,没让风微停下来。

还没出水,帘外有宫娥捧着个红盘翠色碗进来,翠碗上加了个盖,看不出来里边呈的是什么。风微亲身走过去,宫娥在她耳边附言,她听后脸色稍变,眼珠子滴溜地朝着何昭昭看去,又看了看那碗,欲言又止。

何昭昭哪里看不出有问题,好言好语地:“怎么了?”

风微没叫宫娥走,快步走到何昭昭身边,小声说道:“这是陛下赐的红汤,要主子喝下。”

红汤是为了防止侍寝之后妃嫔顺利孕育的汤药,因汤色偏红,故称红汤。

这个东西何昭昭在进宫那晚听教习侍奉一事的姑姑说过,却没想到初次承宠便用在了自己头上。

心头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其他,反而笑了起来,显得温婉极了:“让她拿过来吧。”

小宫娥从命地诺一声,把红汤端到何昭昭面前。风微将盖子揭开,药香很淡,不如她想的那么难闻。

何昭昭两只手端起红汤,色泽偏红的汤药整整一碗,清亮见底。

她仰头便灌入喉,入口并不如寻常的药汤那般生涩泛苦,催人欲吐,反而留有一丝甜,大约是加了糖膏作为调剂,不让红汤泛苦。

有一线药液顺着她的唇角滑落于颈,淌过椒乳,隐没于浴汤里。

“好在这汤并不苦,否则我要气恼死了。”她说得轻巧,风微却觉得心头发涩。

“为我穿衣吧,水凉了。”她笑容灿烂,却觉得水凉到了心里。

何昭昭刚在妆镜前梳洗完备,寒露往内室进,垂首而立,“主子,太极宫的公公送了陛下赏赐的东西来。”

她没有表现出热烈的欣喜,眉目始终淡淡,弯起的唇角也是皮笑肉不笑:“先赏个金叶子谢谢他,让他稍等片刻,我即去谢恩。”

太极宫的人到底没等很久,又拿了寒露给他的东西,眉开眼笑,张口闭口夸何昭昭好,也爱屋及乌地夸寒露好,又在可惜拾翠居实在太远余余,等瞥见何昭昭从里边出来了,才知趣儿的噤声,满脸堆笑。

“劳烦公公到拾翠居跑一趟,也请公公代我谢过陛下龙恩。”她垂首以表对崇帝的恭敬。

“何主子客气了,其实除了赏赐,陛下还有一事是让奴才同何主子说的。”

“所谓何事?”
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