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

代嫁升级手册 第13章初次侍寝(加更h)

何昭昭哪里能知道崇帝的这些弯弯绕绕啊,她顶多明白崇帝是刻意如此,且这件事与何家脱不了干系,但为何崇帝突然造访,估摸着是宫里女人睡腻了,要换个新鲜。

此时被对方压在身下的她大气都不敢喘,但紧张与害羞相互错杂,她也抑制不住呼吸急促,胸前起伏不定。

“陛下?”她与崇帝四目相对,手掌抵在他胸前,软软问道。

崇帝没回应她,低头而下,吻住了她润泽又诱人的唇,如同成熟红透的樱桃,总忍不住将之采撷。

何昭昭虽然在苏姑姑那处听了些许道理,但毕竟没有实际操练过,被动接受崇帝的亲吻,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薄唇覆盖着她的唇上轻轻吸吮,看似温柔,却暗暗将舌头深入她的口腔中,鼓动着她的舌头一起共舞,恣意纠缠。

仅仅是亲吻又哪里能够,崇帝不断掠夺何昭昭的呼吸与唇齿,宽厚又温热的手掌如藤蔓般缠到她的胸前,外衫本没有系上,他便水到渠成地将手伸进水红的小衣里,默默寻觅两团绵软的乳峰。

“唔——”何昭昭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浑身一颤,说不清是舒服还是不舒服,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发麻的软下来,化成一滩水,而双手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攥着崇帝的衣袍,迷迷糊糊中又觉得此举太逾越,怕把他的衣服揉得太皱,教他生气,便又稍稍松开。

隔着轻薄的衣料,崇帝揉搓着她的丰乳,还用指缝夹住乳峰顶端小而嫩的那粒赤珠,殷勤的把玩中,赤珠变得硬而挺,何昭昭口中亦是难耐的泄露出些许娇吟,好让崇帝在她唇齿间占据着更大的优势,攻城略地般的让她臣服。

小衣的系带被他解了下来,又将这水红而有暗香的绸布弃至一侧,分开了纠缠的唇,在灯下凝视她。

身下美人的肌肤如奶膏腻滑,颜色也像羊奶白皙。双乳随着呼吸波动,唯独那两粒颤栗在顶尖的乳珠红艳又魅惑。

薄衫滑落了大半肩头,就连纱裙也被崇帝卸下,露出浅色里裤。

何昭昭眼眸泛起水光,潋滟一片,被亲吻而愈发红润的双唇微睁,低喘微微。被囊风摧折的娇娇花含情地凝视着她面前的君王,透露出不可明说的缱绻风情,让崇帝下身一紧,抬头的巨龙更抵着何昭昭的里裤,让她羞红了脸。

崇帝更觉得她娇俏妩媚,撑着身体咬着她耳珠说:“帮朕宽衣。”

何昭昭乖顺地听由对方的话,腾出两只手去环抱崇帝的腰身,只为去找他腰带上的解带。

崇帝乐得坐享其成,趁她为自己宽衣解带的间隙里,双唇从耳珠滑到她的脖颈,细密的从上吻下来,偷偷攫取她身上清幽的荷香。

她一面脱崇帝的衣衫,一面又被这样撩拨,难以自禁觉得愈发难受,总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流淌出来,又找不到出口发泄。如一尾涸辙之鱼,空虚地希望被什么东西填满,弥补她此时的难受。

等崇帝露出精瘦的上身,裤带松松时,她的小裤都不知何时被他扯落,全身上下不着寸缕,任何秘密都遁于无形。

她发觉右胸的乳珠被两瓣偏暖的唇含住,像小孩喝奶一样啜吸,又用舌尖画着圈儿的嬉玩。

另一只乳儿也不得空,崇帝的手掌如山一般的压着它,又似和面的揉玩,何昭昭小腹一缩,隐隐发觉身下蜜谷似乎暗自流淌出羞人的津液,好像浸出的甘霖。

“陛下——”她轻轻呼出声,软弱无力地攀附着崇帝的厚实的肩膀,凝睇着眼前的君王。

她本想让崇帝可怜她初次承宠,禁受不住这样的挑逗,想教他行动再缓慢一些。然而这样的眼神在崇帝看来便是催促他更进一步的春情丹,久久压抑的欲望更想喷薄出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

崇帝没回她,反而将右手伸向她的下体,抚弄几下密林,立着一根食指向幽谷探入。

“哈——”何昭昭吐出来的温软气息喷在崇帝前胸,让他更深探几分,蜜穴从未禁受外物入侵,如今便紧缩着不让他的手指踏进宝地,可分泌的津液却愈来愈多,湿了崇帝两个指头。

“昭昭怎么这么敏感,如此挑弄便湿了朕的手,要是真入进去,岂不是要湿了整片床褥?”他咬着何昭昭的唇瓣揶揄道。

何昭昭羞得不仅没留意崇帝方才叫了他的名字,还将双手遮在面上,掩耳盗铃地不去看他,声音娇滴滴地隐约带点哭腔:“陛下总欺负我,我不要了。”

她意乱情迷地在崇帝面前称“我”,原先畏畏缩缩地模样变成迷迷糊糊,在崇帝看来还怪可爱的。嘴上说着不要,却没有推拒他,蜜谷还湿润得厉害,不是欲情故纵又是什么。

崇帝笑着分开她的双手,将两条纤白的手臂往自己肩膀上挂,提着她的腿弯起来,又用自己的腿抵着,让她两腿不能合拢,在她耳边装模作样、恶狠狠地威胁着:“不归顺朕可是要被送入杳信宫,昭昭希望朕这么做么?”

“不要……不要去杳信宫,昭昭会好好听话的。”何昭昭顺着崇帝的话,盘在他腰上的腿拢得更紧,“昭昭想要陛下,求陛下怜惜。”

杳信宫是一座荒废已久的冷宫,只听说那里屋顶破开大口,白日可见日光,夜晚能数星子。窗扇全损,既不能遮风,又不堪避雨,只管一日三餐,还是馊食烂菜。

何昭昭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去那里!

她毕竟太年轻了,才十六岁,又是足不出户的小姑娘,此番入宫也就只剩她一人未侍寝,阖宫都悄悄议论着她,看她的笑话。

明面上,她最不得帝王喜爱,也最容易被帝王所厌弃。

当下被这只大尾巴狼一唬,便乱了手脚,哪知道这只是崇帝的小小手段,就紧张得敞开了腿任他胡来。

崇帝倒没想到果真这么好骗,不过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,虽然平日守持,却也难抵这种撩拨,心头又软又躁。

眼见时机成熟,便抬着龙根进入蜜谷,一举捅破了那层处子膜。

“嗯——!”
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