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

代嫁升级手册 第9章入宫

时间终究到了入宫那一日,何昭昭难免表露出紧张。

昨夜辗转反侧,梦境断断续续,又迷离非常。时而是她与娘亲相遇,时而是自全州来到上京的路途跋涉,又时而幻化出她已入宫的情境。幻雾当中朦朦胧胧的帝王,在宝座之上伸出手要将她拉至怀抱,转眼却是嫌弃鄙夷,一纸诏书将她弃如敝履。

她似一叶无可安放的舟楫在浩淼烟波中飘荡沉浮,不知何所去,睁开眼时,额边浸出些许薄汗,又冷又黏。

“姑娘昨夜没睡好?”春花正给她梳头,瞧见她眼底略有青紫,神情也蔫蔫,好似久未饮露止渴的小花儿。

“嗯——昨夜多梦。”何昭昭把玩妆奁前的一只海棠珠钗,讷讷回应着。

因她即将变成妃嫔入宫侍奉君王,何府上下没有敢轻看她的,甚至比以往更恭恭敬敬。原本朴素的而饰物单薄的妆奁,前两日陆陆续续有女婢们前来芳园送了一盒又一盒的钗环宝链,另有各式各样的锦衣布匹。

这些一是给她在宫中备着,按照宫制,不同位份的妃嫔每月领取的份例亦是不同的,位高与受宠得到的多且贵,被他人艳羡,因而女人们只能一个劲儿的往上争,哪怕头破血流,也要看着光鲜。

而甫入后宫,何昭昭是否能得宠还未可知,如果不得宠,好歹能用出阁前的衣衫饰物帮衬着,不让人轻看自己,也省得让何府称为权贵的笑柄。

二来这些珍宝算是她出府时的嫁妆,宫中多有需要钱财打点关系的人物,要是不懂其中弯弯绕绕,不识抬举了,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也沦落不到好结局。

今日是世家女儿入宫的首日,后宫诏书传至何府时,她听见传旨的公公说众人会先于太极宫太极殿拜见皇帝,而后才归于已安排好的各处宫殿休憩,从此之后全凭各家手段争夺君心。

诏书上何昭昭被封为正五品才人,接旨时何家奴仆都瞧着欣喜跃雀,眉宇间掩盖不住的骄傲神情。

初入宫便被封为正五品,已然算得上是极高荣誉,而何齐与何昭昭却不那么欣喜。

位置高意味着居于明处,首当其冲,被人羡慕,也被人嫉妒。这不是一个可以安稳居上的位置,如此早的达于顶峰,也容易就此覆灭,这对于何齐来说形同于帝王对他何家的偏爱,又似对他的极度挑衅,他乐意把何家女儿捧高,但何昭昭是否能够挨得住峰顶的苦寒,担得住这一身荣耀,那又是后话了。

何昭昭心里也明白,这场风波从她被封为才人之时就已展开,不是全盘接收,就是全盘放弃。

正五品才人意味着她要顶得住更多口舌与纷争,而她竟有些颓然地想要放弃,可此时已不能弃城而逃。

当她强打着精神去看铜镜中的自己时,春花已将鬟髻盘好,秋月也把妆容上好。

她一身蓝青锦服,脖间是一串碧水的玉链子,发鬟左右各簪了只海棠春睡的琉璃流苏飞钗,额心还点了朵半开的花钿,双颊如霞,唇上抹了红脂,便十足的娇贵与鲜媚,却不俗气。

“姑娘这般,好看极了!”风微盯着何昭昭不住的瞧。

“嘘——”何昭昭又开始羞,“莫张扬。”

“风微说得没错,姑娘确实好看的,还是底子好,怎么打扮都不落俗。”苏姑姑自屏风外进来,不由称赞。

何昭昭仰着脸看她,莞尔而笑:“连姑姑也要笑话我吗?”

苏姑姑握住她的手,眼神慈爱又凝重:“姑娘此去不比其他地方,大有那些心如蛇蝎、城府深沉之人。今后的路只能您自己走下去,行差踏错,好与坏也只能自己咽下去。”

众人听完也收敛了笑意,而苏姑姑却转了话音:“不过,不管什么路,总有一线生机,争宠也罢,不争也罢,跟随心意去走就好。我这些日子教给你的是如何争宠,而我今日要同你说的,是如何令自己更为快乐。”

苏姑姑的眼中如浸了熠熠星辰,生动又明亮:“若是争宠,顶破了头也不过未央宫那一个位置,是最高的宝位,也难抵丈夫夜宿他处,雨露均沾,那么身处苦寒,又有什么意思。若不争宠,虽然情之单薄,好歹平平淡淡了此一生,也不算难捱。”她又拍了拍何昭昭的手背,“不偏执才会心境远阔,凡事顺其自然,才能获得长久。”
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