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目录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

代嫁升级手册 第6章七日之约

直至与魏王约定的第七日,何昭昭不想赴此鸿门,索性把自己拘束在芳园里不出去,这样便丧失与魏王见面的机缘。

毕竟堂堂魏王殿下,总不会闯入未嫁女子所住的闺阁吧,白白遭人诟病,并非明智之举。

至于那一本游记,少了一本她也还有其他的,虽然确实有些可惜,然而入宫后的藏书阁,这等消遣的野集应有尽有,不急于一时。

她心情尚佳的埋头习字,桌案旁幽香一缕,点燃的是沉香老木,很静心神。

不料事情果真不如她所想那般简单。

兔毫濡墨匀满,笔下自带锋利,她恰好写至“崇”的最后一画,正待搁笔。

“崇”是当今大齐皇帝的名号,位高极重称为“崇”,而她听苏姑姑说,当今陛下不过二十四岁。

还未将纸张晾墨细看,略微听见园外风微与人交谈声,隐约有还有诸如“求见姑娘”、“约定”这样的话,只是这处离园门相隔一段不短距离,通报的仆人声音不算大亦不算小,便听得不全,却教何昭昭惊疑之余,撇开刚写好的字,从半开的木窗里向外瞧,只见得风微独立于门前同那人周旋。

“劳你稍等,我进去通报一声。”风微半摸不着头脑却佯装了然而冷静的回他。

待她进入偏房去寻何昭昭时,已见她身姿立于窗前,一手搭在窗棱,眉宇微蹙,饶是风微也迷糊了,低声问她“姑娘何时认识魏王殿下的?”

何昭昭眉头更堆成小山,“萍水相逢而已,”她手指向外点了点门外之人,“那是魏王派来的人?”

“是,他说魏王殿下请姑娘敬园后的竹林一叙,奴婢问了因由,他只说是姑娘记得的,就不再说其他。”

何昭昭气得噘起嘴,目中幽怨,“你去回他,我不记得什么竹林一叙。”

等风微再次通传道:“门外仆人说既然姑娘不收原先借的书籍,魏王殿下只好亲自交给老爷,让老爷代为奉还。”何昭昭无可奈何,只得出门相见。

“昭姑娘令本王好等。”何昭昭再次见到游风寻时,他已坐在亭中,手中执一白瓷茶盏,面容含笑。她往石桌瞟去,除开茶盏茶壶,另有一本熟悉的书册。

游风寻瞧见她的目光,有意的用宽大袖袍将书册一遮,何昭昭便只能移开视线,望向了他。

“请殿下安。”她站立在游风寻身前,不打算落座同饮,至于一开始说的竹林相叙,更是天方夜谭。

“殿下可否将所借书籍归还于我,民女尚有琐碎细事缠身,多有得罪,望您宽恕。”

“你很厌恶我?”游风寻盯着她并不耐烦的神色,更为温和,“本王并非毒蛇猛兽,姑娘莫惊。”他拂开袖子,拾起书递给何昭昭,“既然来了,迟一些走可好?”

何昭昭不想其他,先伸出手欲将游风寻手中的书抽走,却在拿到书的那一刻,整个细手腕又被对方擒住,怎么都抽开不得。

她低眸看着自己的被对方抓住的手腕,又抬头看向对方含笑的脸:“殿下还是不要戏弄臣女的好,舍妹心悦于您,我本该有所避嫌。”

“我与她尚未定亲婚嫁。”游风寻这一说,算是笃定他知晓何霜梦对他的情谊。

何昭昭神思一略,倒是了然。

何霜梦虽然骄纵,却也耿直,喜欢或不喜欢明明白白显露在眼里,吐出在话中。

她对魏王倾心,少不得黏在对方身侧,哪怕是嘘寒问暖、暗送秋波,魏王又怎会看不出来。

难怪那日苏姑姑说她在馨园听到何霜梦说魏王来了会有如此反应,恐怕是为了早些时候现眼于魏王身前,既解相思,又渴盼对方眼熟自己。

关灯 护眼
加入书架